相关文章

饼干包装膜“梦寻撒哈拉”系列外贸连载⑭:一盒产生幸福指数最高的饼干

在尼日尔,我们出去买菜的时候经常会有小孩围着乞讨,我习惯性认为就像在国内一样,乞丐比白领还有钱,甚至我也认为他们是有组织的。所以我就告诫小雅不要太同情他们。

小雅去买菜,他们就会围着我。我说我没有钱,其中一个小孩说,你那么白怎么会没有钱?看来这里要有钱,就得先美白。但是终于有一天,他们的眼神打动了我们,那种祈求是一种最原始的祈求,任何专业的乞丐都表演不出来的。看看他们皮包骨的样子,他们也许要的不是钱而是食物。于是我们把买来的饼拿出来想分给他们,他们一看小雅把饼拿出来都很激动,原来个子不高的小孩怎么好像一下子长高了很多,都能够把手伸过小雅的头顶,小雅把手举高了都不行。

因为人多,所以一人只能分到半个。那是种很小的饼干饼干包装膜,还不够一口。他们拿到饼,吃得津津有味,好像平生都没有尝过这样的美食。很快一盒饼就发完了,附近的小孩闻风而来,里三层外两层,很快把我们围得水泄不通。小雅向他们翻开饼干包装盒示意说里面没有东西了,最后包装盒也被小孩们拿去了。他们撕开包装盒用手指抠包装盒里剩下的饼干,抠了几下就被另外一个孩子抢过去继续抠,一个包装盒都转了好几手,最后拿到包装袋的孩子用舌头舔剩下的包装袋里的缝隙,舔完了还不舍得扔,小心地折起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。

就这样,一袋我认为太甜不好吃的饼干,被这伙小孩当作美味齐天的山珍海味吃完了。他们恨不得连空气里的饼干味道都吸到自己的鼻子里。这袋饼干可以说是世界上产生幸福值最高的饼干,它甚至比30年前我儿童时期吃的第一根冰棍还好吃。

他们此时此刻的享受可以跟我大学时的初恋媲美;也可以说我从现在开始,用尽毕生的努力和财富,都难以企及到他们此时此刻的人生满意度。那盒饼干,我可以随便扔到垃圾桶,即使他们不吃。也许我还是会扔到垃圾桶,可是此时此刻它却成了多少人的美好回忆。